图片 1资料图:歼15舰载战斗机着舰训练

中国第2批8名舰载机飞行员成功着舰

 

原标题:重大突破:中国第二批8名舰载机飞行员成功着舰

最近中国互联网上流传的一张照片显示,4架灰色歼-15战机现身中国首艘航母辽宁舰飞行甲板上。这是否意味着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工作取得重大进展?《环球时报》记者从权威渠道独家获悉,第二批舰载战斗机8名飞行员在航母上成功着舰。

  “辽宁”号再次海试,舰载机项目有望实现历史性突破

最近中国互联网上流传的一张照片显示,4架灰色歼15战机现身中国首艘航母“辽宁”舰飞行甲板上。这是否意味着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工作取得重大进展?《环球时报》记者从权威渠道独家获悉,第二批舰载战斗机8名飞行员在航母上成功着舰。

自2012年9月25日辽宁舰服役以来,展开了一系列科研试验和训练工作,取得重大突破,并在2013年底完成航母编队的首次合练。但2014年除了返回大连造船厂进行为期4个月大修,官方未对辽宁舰的最新动向进行披露。不过这并不说明辽宁舰无所作为。近日,权威人士向《环球时报》表示,2014年11月底,又有8名舰载机飞行员在中国航母上成功着舰,这意味着中国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养工作又向前迈了一步,也意味着离航母形成战斗力又前进了一步。这也是时隔2年后,又一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亮相。

  记者/魏东旭/白炎林

自2012年9月25日“辽宁”舰服役以来,展开了一系列科研试验和训练工作,取得重大突破,并在2013年年底完成航母编队的首次合练。但2014年除了返回大连造船厂进行为期4个月大修,官方未对“辽宁”舰的最新动向进行披露。不过这并不说明“辽宁”舰无所作为。近日,权威人士向《环球时报》表示,2014年11月底,又有8名舰载机飞行员在中国航母上成功着舰。这意味着中国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养工作又向前迈了一步,也意味着离航母形成战斗力又前进了一步。这也是时隔两年后又一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亮相。

2012年11月23日,首批舰载战斗机试飞员之一戴明盟驾驶歼-15战斗机首次在航母上成功实施阻拦着舰和滑跃起飞。能在航母上起降说明飞行员完成了作战任务中最关键的一步。不过,根据首批获得航母资格证书和证章的战斗机飞行员历程分析,目前这8名飞行员应该尚未通过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航母资格认证考核。

  操纵数十吨重的舰载机,降落在海面上一个仅长300米、宽70米且随波摇摆的平台上,这就是中国海军航母舰载机试飞员要面临的艰巨挑战。随着辽宁海事局近日发布“渤海北部指定水域内于11月11日至30日禁止船只航行,执行军事任务”的航行警告,有关中国首艘航母“辽宁”号将进行首次舰载机起降试验的猜测迅速升温。

2012年11月23日,首批舰载战斗机试飞员之一戴明盟驾驶歼15战斗机首次在航母上成功实施阻拦着舰和滑跃起飞。能在航母上起降说明飞行员完成了作战任务中最关键的一步。不过,根据首批获得航母资格证书和证章的战斗机飞行员历程分析,目前这8名飞行员应该尚未通过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航母资格认证考核。

在2013年6月到7月初为期25天的海上训练中,飞行员驾驶歼-15舰载战斗机经过陆基起降、触舰复飞、阻拦着舰、滑跃起飞等数十个架次飞行科目考核。经飞行数据考核和专家组评估,包括戴明盟在内的5名飞行员通过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航母资格认证考核,获得航母资格证书和证章,1名着舰指挥员也获得航母资格证书和证章。

  近年来,《解放军报》、《人民日报》等权威媒体曾报道过张建、张少兵、戴明盟等一批能驾驭新型战机,而且技术超群的飞行员,外界猜测中国首位“航母飞将军”很可能出自其中。航空专家、歼-10首席试飞员徐勇凌在接受《世界新闻报》记者采访时说,只有通过上舰试验,才能真正掌握舰载机技术,但其难度堪比航天员进行太空行走,要有超凡的技术和气魄才能胜任。

在2013年6月到7月初为期25天的海上训练中,飞行员驾驶歼15舰载战斗机经过陆基起降、触舰复飞、阻拦着舰、滑跃起飞等数十个架次飞行科目考核。经飞行数据考核和专家组评估,包括戴明盟在内的5名飞行员通过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航母资格认证考核,获得航母资格证书和证章,1名着舰指挥员也获得航母资格证书和证章。

2013年5月10日,中国海军首支舰载航空兵部队正式组建,其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培养舰载机飞行员和飞行指挥员。戴明盟担任该舰载航空兵部队副部队长,开始担负培训新飞行员的工作。2014年8月27日,戴明盟获得“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荣誉称号,这是军方的最高荣誉。

  着舰难比“登天”

2013年5月10日,中国海军首支舰载航空兵部队正式组建,其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培养舰载机飞行员和飞行指挥员。戴明盟担任该舰载航空兵部队副部队长,开始担负培训新飞行员的工作。2014年8月27日,戴明盟获得“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荣誉称号。这是军方的最高荣誉。

中国海军专家李杰向《环球时报》表示,航母最终形成战斗力的关键是人的训练,尤其是舰载机飞行员的培训。首批5名飞行员并不能形成真正的战斗力,飞机和人员必须都达到相当数量才能形成战斗力。未来舰载机、飞行员齐装满员之后,飞行员数量将比飞机还要多一些。

  “辽宁”号航母9月25日服役之前已顺利完成10次海试;与之配套的歼-15舰载机不久前成功地进行了“触舰复飞”试验,这意味着舰机合练的技术条件已然具备。不过,舰载机能否成功着舰最终取决于飞行员的个人能力。中国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李杰对《世界新闻报》介绍,航母虽然巨大,但在高空中看就像是一张漂浮在海面上的邮票,飞行员要想驾机顺利着舰,必须用小小的尾钩准确钩住甲板上的拦阻索,这需要非常高超的技术和过硬的心理素质。李杰说,美国人甚至认为,航母舰载机飞行员比航天员更难培养。徐勇凌说,舰载机着舰完全依靠飞行员手动操作,况且整个过程都处于“亚安全状态”,其难度远远大于航天员的太空任务。相应的,舰载机首次成功着陆航母的成就和意义,也可与航天行动的突破媲美。

中国海军专家李杰向《环球时报》表示,航母最终形成战斗力的关键是人的训练,尤其是舰载机飞行员的培训。首批5名飞行员并不能形成真正的战斗力,飞机和人员必须都达到相当数量才能形成战斗力。未来舰载机、飞行员齐装满员之后,飞行员数量将比飞机还要多一些。

鉴于中国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培训是从无到有,对于第二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取得的进步,李杰表示,“比较快”。

  培养舰载机飞行员,各国海军套路不同。美国海军的相关培养体系十分成熟,海军飞行学员掌握航校初教机和舰载教练机驾驶技术后,还要换装F/A-18舰载机的同型教练机进行高级培训,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舰载机飞行员。而中国海军此前从未装备航母,舰载机飞行员只能采取“由陆到海”的培养模式。

鉴于中国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培训是从无到有,对于第二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取得的进步,李杰表示,“比较快”。

目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在走一条中国特色的道路。2013年,时任航母试验试航总指挥、海军原副司令员张永义表示,经过前期逐步摸索和严格训练,我们已经完全掌握了舰载战斗机舰上起降技术,探索出一条中国特色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养道路,成功构建了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训练体系。

  美国“战略之页”网站刊文称,中国飞行员已经花了几年的时间在一处与“辽宁”号航母甲板规格相同的设施上练习起降。徐勇凌对《世界新闻报》分析说,与一般的战机起降技术不同,舰载机起降的速度范围大大减小,有常规战机飞行经验的飞行员在初始训练时会很不适应,需要一个痛苦而漫长的过程来建立正确的操作理念。

目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在走一条中国特色的道路。2013年,时任航母试验试航总指挥、海军原副司令员张永义表示,经过前期逐步摸索和严格训练,我们已经完全掌握了舰载战斗机舰上起降技术,探索出一条中国特色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养道路,成功构建了舰载战斗机飞行员训练体系。

对此,李杰解释称,中国舰载战斗机培训是按照“两步走”,首先是在岸上训练,然后到海上。在这种培训过程中,飞行员需要有一个转换过程。

  飞行员艺高胆大

对此,李杰解释称,中国舰载战斗机培训是按照“两步走”,首先是在岸上训练,然后到海上。在这种培训过程中,飞行员需要有一个转换过程。

目前选拔的飞行员需要满足“年龄在35岁以下,至少飞过5个机种,不少于1000小时的三代战斗机飞行时间”的条件。李杰认为,虽然飞行员有足够经验,但舰载战斗机着舰与岸基飞机着陆不同,飞行员需要重新学习。此外,还有些飞行员是从其他军种调过来的,需要适应。李杰表示,随着第一批飞行员的成熟,他们会起到“以老带新”的作用,把自己的经验、教训传给下一批。

  为了让航母尽早具备战斗力,中国海军已经为舰载机部队培养了一批艺高胆大的优秀人才。中国海军航空兵早已装备苏-30战机,而驾驶该型战机的大都为经验老到的精英飞行员,他们改飞舰载机有很大优势。例如,海空航空兵“海空雄鹰团”团长张少兵就先后飞过8种机型,首批参加某新型战机改装任务时,还曾带领全团官兵完成了接近零高度的夜间海上超低空突袭飞行;“海空雄鹰团”特级飞行员张建先后飞过9种战机,在出国接受新型战机训练培训后,他与战友潜心钻研,完成了《新型战机试训大纲》,为新机种成建制形成战斗力奠定了基础。

目前选拔的飞行员需要满足“年龄在35岁以下,至少飞过5个机种,不少于1000小时的三代战斗机飞行时间”的条件。李杰认为,虽然飞行员有足够经验,但舰载战斗机着舰与岸基飞机着陆不同。飞行员需要重新学习。此外,还有些飞行员是从其他军种调过来的,需要适应。李杰表示,随着第一批飞行员的成熟,他们会起到“以老带新”的作用,把自己的经验、教训传给下一批。

未来,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工作速度会逐步加快。2014年海军首次在招飞中试行选拔舰载战斗机飞行学员,这说明,中国海军开始有计划成规模地培养舰载机飞行员,探索由岸基招飞向舰基招飞转变,旨在缩短培养周期。

  能够临危不乱处置空中险情,是舰载机飞行员必备的心理素质。2004年的一天,在部队进行跨昼夜训练中,张少兵和战友戴明盟驾驶的战机出现罕见的发动机故障,他们凭借着娴熟的技术和过硬的心理素质,终于安全地降落在跑道上,创造了该机型夜间单发安全着陆的新纪录。

未来,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培训工作速度会逐步加快。2014年海军首次在招飞中试行选拔舰载战斗机飞行学员。这说明,中国海军开始有计划成规模地培养舰载机飞行员,探索由岸基招飞向舰基招飞转变,旨在缩短培养周期。

谈到首批和第二批飞行员的训练侧重点,李杰向《环球时报》表示,首批飞行员重点进行战斗科目训练,包括和其他舰艇协同配合等训练。而第二批飞行员目前进行的依然是触舰复飞、着舰、起飞等基础科目的训练。

  从海军航空兵优秀飞行员中选拔,是组建航母飞行军的捷径。徐勇凌认为,中国海军首批舰载机飞行员不仅要熟练掌握驾驶技术,还必须熟悉海上环境,“海空雄鹰团”的王牌飞行员们应是首选。

谈到首批和第二批飞行员的训练侧重点,李杰向《环球时报》表示,首批飞行员重点进行战斗科目训练,包括和其他舰艇协同配合等训练。而第二批飞行员目前进行的依然是触舰复飞、着舰、起飞等基础科目的训练。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事实+我国舰载机飞行员如何选拔

据舰载航空兵部队司令员张少兵介绍,因舰载机技术含量密集,起降程序复杂,飞行风险大,要成为一名合格的舰载机飞行员,必须经受极大的考验。

为了选拔我国航母首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海军会同空军、工业部门、科研院所及医疗系统的有关专家,在海、空军歼击机飞行员中进行了层层筛选,通过4关的严格考核,选拔培养堪比航天员,某些条件甚至更为严苛。

张少兵介绍,舰载机飞行员的选拔标准和改装培训要求非常严格。该部队官兵从全军飞行部队中优中选优、精挑细选而来,其中近1/3来自海军战功卓着、赫赫有名的“海空雄鹰团”。他们都是原所在部队的种子飞行员和重点培养对象,经过技术关、心理关、生理关等层层筛选,都飞过至少5个机种,飞行时间超过1000小时,三代战机飞行时间均超过500小时,且多次参加过军兵种联演联训、重大演习任务。他们还接受了舰员资格培训,在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学习了舰艇理论、航海知识、海洋法、海洋气象等16门学科的课程,被称“刀尖上的舞者”

选拔时,医学专家通过先进的医疗仪器,对飞行员进行了24小时不间断的监测许多优秀飞行员由于某些细微的身体数据指标不合格而与舰载机飞行失之交臂。

从长远来看,我国的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选拔还是要走生长式的路子,也就是说从地方高中或者大学毕业生当中,选拔舰载战斗机的陆基的飞行员进航空兵学院学习,经过理论培训、模拟器飞行、初级高级教练机的培训,然后从中来选出优秀的人员,加入到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当中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