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剧剧本,元乔吉撰,四折。全名《玉箫女两世姻缘》,简名《两世姻缘》、《玉箫女》,有《元曲选》本、《元明杂剧》本。剧作取材於唐代传奇《玉箫传》,将传奇中良家女韩玉箫改为上厅行首。

图片 1

元代诗人乔吉有哪些著名的代表作品?乔吉的生平经历是怎样的?什么时候逝世的?乔吉的诗文作品有哪些特点呢?一起了解一下吧!

   
剧谱书生韦皋博览群书,与上厅行首韩玉箫相爱,两人立下白首之誓。韩母因朝廷挂榜招贤,劝说韦赶选登科。韦果然状元及第,却因吐蕃作乱,奉命领兵西征,无暇传递书信,玉箫因此思念成疾,一病而亡。韦镇守吐蕃后,派人接取玉箫母女,然而玉箫已逝,韩母亦不知去向。荆襄节度使张权是韦皋幼时同学,设宴款待并出义女张玉箫相见,不料此女便是韩玉箫转世;韦见张女肖似韩玉箫而求娶张女,张权大怒,几乎动武。后张见韩母所持其女画像,始知韦皋所言为实。唐中宗知张女为韩玉箫转世,又愿嫁韦皋,御赐婚配成就两世姻缘。

《玉箫女两世姻缘》赏析

乔吉简介:

   
乔吉在元代剧坛的地位并不很高,但到了明代,在《太和正音谱》中,杂剧居第七,散曲第五,影响较大。《两世姻缘》是乔吉所写杂剧中的优秀作品,这也许是此剧能成为现存少数“元曲昆唱”杂剧之一的原因。此剧在清康熙年间还在昆剧舞台演出,见褚人获《坚瓠集》补集卷六《续剧目诗》。清代宫廷中亦演此剧。

[作者介绍]

乔吉(1280?~1345)元代杂剧家、散曲作家。一称乔吉甫,字梦符,号笙鹤翁,又号惺惺道人。太原人,流寓杭州。钟嗣成在《录鬼簿》中说他“美姿容,善词章,以威严自饬,人敬畏之”,又作吊词云:“平生湖海少知音,几曲宫商大用心。百年光景还争甚?空赢得,雪鬓侵,跨仙禽,路绕云深。”从中大略可见他的为人。剧作存目十一,有《杜牧之诗酒扬州梦》、《李太白匹配金钱记》、《玉箫女两世姻缘》三种传世。

乔吉(?——1345)元代后期杂剧家。一作乔吉甫,号笙鹤翁、惺惺道人,太原人。《录鬼簿》说他“美容仪,能词章。以威严自饬,人敬畏之”。《辍耕录》说他“博学多能,以乐府称”。他流浪江湖四十年,熟悉民间艺人生活,尤其与扬州名妓李楚仪交往甚深,这对他的杂剧创作有一定影响。晚年家居杭州太乙宫前。所作杂剧十一种,现存三种,有《玉箫女两世姻缘》(本文简称“两世姻缘”)《李太白匹配金钱记》和《杜牧之诗酒扬州梦》。

图片 2

[剧情简介]

成都书生韦皋,游学到洛阳,与名妓韩玉箫“赤心相待,白头相期”。但因玉箫母亲从中作梗,趁朝廷挂榜招贤之际,迫使韦皋前往应试,拆开了这对有情人。韦皋离去五载,未见音信。韩玉箫思念成疾,忧虑而死。临终前自画影图,并作《长相思》词,嘱咐其母托人携往京师,寻访韦皋。谁知十八年过去,终是杳无音信。韩玉箫死后,转世成为韦皋幼年的同学、荆襄节度使张延赏的义女。韦皋状元及第后,先拜为翰林院编修,后又领兵西征吐蕃,收复西夏,加官至镇西大元帅。当他派人去接玉箫母女,始知玉箫已亡,其母也不知其所在。后来奉诏班师回朝,路过荆襄,去拜访张延赏,席间瞥见张之义女,与玉箫相貌想象,二人秋波频送,似曾相识。张延赏怒斥韦皋,险些动了刀枪。经玉箫说劝,韦皋方班师回朝,奏知皇帝,承蒙圣旨准许婚事,便须先对证清楚。借助玉箫留下的影身图儿对证,终得成为两世姻缘。

[精彩选读](第二折)

(正旦扮病梅香扶上,云)自从韦秀才去后,早已数年,杳无音信。妾身思成一病,虽是不疼不痒,却又不茶水饭,则被这相思病害杀我也。(梅香云)姐姐,进些汤药咱。(正旦云)你不知,我这病症非汤药能医。(卜儿上,云)儿嗛,你害的是甚的病,怎么这等憔悴了?我则愿咱家一年胜似一年。儿嗛,你怎么一日不如一日,你娘凭着谁过日子?儿嗛,好歹坐挣些儿。(正旦云)娘呵,不要吵聒我,省些话儿罢。我盹睡咱。(旦做睡、作醒科,云)梅香,我恰才待睡一会,是甚么惊觉我来?(梅香云)姐姐,不是这窗前花影,敢是那楼外莺声?(正旦唱)

【商调】【集贤宾】隔纱窗日高花弄影,听何处啭流莺。虚飘飘半衾幽梦,困腾腾一枕春酲。趁着那游丝儿恰飞过竹坞桃溪,随着这蝴蝶儿又来到月榭风亭。觉来时倚着这翠云十二屏,恍惚似坠露飞萤。多咱是寸肠千万结,只落的长叹两三声!

【逍遥乐】犹古自身心不定,倚遍危楼,望不见长安帝京。何处也,薄情,多应恋金屋银屏。想则想于咱不志诚,空说于碜磕磕海誓山盟。赤紧的关河又远,岁月如流,鱼雁无凭。

(梅香云)姐姐,你这等情况无聊,我将管弦来,你略吹弹一回消遣咱。(扶旦看砌末科)(旦长吁,云)与我拿在一边者。(唱)

【尚京马】我觑不的雁行弦断卧瑶筝,风嘴声残冷玉笙,兽面香消闲翠鼎。门半掩悄悄冥冥,断肠人和泪梦初醒。

(卜儿上,云)儿嗛,你这病势却是何如?(正旦唱)

【梧叶儿】火燎也似身躯热,锥剜也似额角疼,即渐里瘦子身形。这几日茶饭上不待吃,睡卧又不甚宁。(卜儿云)我请医者看看你这脉息,知他是甚么症候。(正旦唱)若将这脉来凭,多管是废寝忘餐病症。(卜儿云)梅香,好生伏事您姐姐,我下边看些汤药来。(虚下)(梅香云)姐姐,你怎么这等想俺姐夫?(正旦云)我实瞒不的你,据着他那人物才学,如何教我不想也!(唱)

【醋葫芦】看了他容貌儿实是撑,衣冠儿别样整,更风流、更洒落、更聪明。唱一篇小曲儿宫调清,一团儿软款温柔情性,兀的不坑下人性命、引了人魂灵!

【金菊香】想着他锦心绣腹那才能,怎教我月下花前不动情!信口里小曲儿编捏成,端的足剪雪裁冰,惺惺的自古惜惺惺。

(梅香云)俺姐夫这等知音,可知姐姐想他哩。(正旦云)你还不曾见他在我身上那样的疼热哩!(唱)

【浪里来】假若我乍吹箫别院声,他便眼巴巴帘下等,自等到星移斗转二三更。入门来画堂春自生,紧紧的将咱搂定,那温存、那将惜、那劳承!(带云)解元呵,想起你那般风韵,害杀我也!(唱)

【后庭花】想着他和蔷薇花露清,点胭脂红蜡冷,整花朵心偏耐,画蛾眉手惯经,梳说罢将玉肩凭,恰似对鸳鸯交颈。到如今玉叽骨减了九停,粉香消没了半星,空凝盼秋水横,甚情将云鬓整。骨岩岩瘦不胜,闷恹恹扮不成。

(卜儿上,云)儿嗛,我办了些汤水来,你吃上几口。儿咱。(正旦云)奶奶,不拘甚么饮食,我吃不下去了。但觉这病越越的沉重了。你拿幅绢果,我待自画一个影身图儿,寄与那秀才咱。(做对砌末画像科,唱)

【金菊香】怕不待儿番落笔强施呈,争奈一段伤心画不能。腮斗上泪痕粉渍定,没颜色鬓乱钗横,和我这眼皮眉黛欠分明。

(云)我再做一首词,一并将去。词名〔长相思〕。(词云)长相思,短相思,长短相思杨柳枝,断肠十万丝。生相思,死相思,生死相思无了时,寄君肠断词。梅香,将镜儿来我照一照,则怕近日容颜不似这画中模样了也。(览镜长吁科,唱)

【柳叶儿】兀的不寂寞了菱花妆镜,自觑下白害心疼,将一片志诚心写入下冰绡巾争。这一篇相思令,寄与多情,道是人憔悴不似丹青。

(对卜儿云)奶奶,你将些盘费,倩一个人把我这幅真容和这篇词,往京师寻那韦秀才去。(卜儿云)王小二在那里?(丑扮王小二上?云)只我便是王小二。奶奶,你叫我做甚么?(上儿云)俺那女。儿要央你去京师寻那韦秀才,你去的么?(小二云)天下路程,我都曾定过。(卜儿引见、旦分付画科,云)小二哥,你到京师,好生寻着那韦秀才,道我心事咱。(唱)

【浪里来】你道个题侨的没倍行,驾乍的无准成。我把他汉相如厮敬重,不多争,我比那卓文君有稍没了四星,空教我叫天来不应。秀才呵,岂不闻举头三尺行神明!

(小二云)大姐,你自将息,我到京师寻着韦秀才(正旦打悲科,云)纵是来时,我也不得见了。(唱)

【高过随调煞】心事人拔下短筹,有情人太薄幸。他说道三年来,刊如今五载不回程,好教咱上天远,入地近,泼残生恰便似风内灯。(带云)小二哥,(唱)比及你见俺那亏心的短命,则我这一灵儿先《出洛阳城。(做死科,下)

(卜儿云)玉箫孩儿已是死了,我索高原选地,破木为棺,葬埋了者。儿嗛,则被你闪杀我也!(下)

[有关注释]

雁行弦:即筝弦,古筝的弦柱排列如飞雁,故名。卧:使卧,使停止。后文“冷”、“闲”用法同。撑:撑达,即漂亮的意思。题桥的:指司马相如。后文“驾车的”与此同。四星:秤梢处因杆细只能钉四个秤星,故喻下梢,即结果。意指前程。

[剧作赏析]

《两世姻缘》取材于唐范摅《云溪友议·玉箫记》和唐人传奇《玉箫传》。作品以韩玉箫为主角,运用浪漫主义手法,反映了封建社会妓女要求从良的强烈愿望歌颂了韩玉箫对爱情的执着专一和至死不渝的精神。

第二折是韦皋应试走后五载杳无音信时的几个场面,写得既优美感人,又形象生动。

其突出特点,首先是在看似简短的形式中浓缩了三年五载的相思之苦,内容及其丰富;在看似平淡的结构里隐藏着人性的曲径隐微,情节曲折有姿。像第二折这样内容单一的戏剧要写好也实在难。韩玉箫是个弱者,舞台主演只有她一人,没有多少外部冲突,构成戏剧的矛盾冲突是韩玉箫追求爱情幸福的强烈愿望与现实之间的猛烈碰撞。这就决定了这折戏只能用个人独白式的抒情形式来表现。同时由于韩玉箫的社会地位,决定了这种抒情形式不是强烈的外喷式,而是痛苦的内倾式。全折一共十二支曲子,按其内容可分为三组。

玉箫相思成病,“不思茶饭”,虚弱垂危。娘劝她“好歹争座些儿”,她说“我盹睡咱”。可刚一睡下便“惊觉”过来。【商调集贤宾】、【逍遥乐】、【尚京马】、【梧叶儿】四支曲子抒发了韩玉箫“惊觉”后的压抑、失望和强烈的思念之情。【商调集贤宾】极写韩玉箫一枕春梦之后的沉重痛苦之情。窗外是日头高照,风吹花影动,黄莺飞舞婉转和鸣;窗内是“虚飘飘半衾幽梦,困腾腾一枕春酲”。长期的痛苦思念使得韩玉箫身患疾病,虚弱不堪。虚弱的身体连梦也是虚飘飘的。一会儿“竹坞桃溪”,一会儿“月榭风亭”。这是多么美妙愉快、富有诗意的境界啊,与现实比起来那相去有多远啊!强烈的对比反衬出人物在现实中的沉闷痛苦心情。“觉来时倚着这翠云十二屏,恍惚似坠露飞莺。”醒来后也是虚飘飘的,这是忧思成疾的表现。短短几句话画出一位相思美人儿的形象,真是入木三分。然而她毕竟是一位妓女,一个在封建社会底层挣扎的弱者,所以此时此刻只能是“寸肠千万结”,“长叹三两声”,将无限的压抑与苦闷而生出的猜怨之情。太可怜了!【逍遥乐】抒发了由沉闷压抑而生出的猜怨之情。从结构上说它是失望后的希望,压抑后的轻松。表面上虽表现为怨恨,但怨恨是深爱的结果。这一支曲子与上一支曲子互为因果。长吁短叹之余,又想起远在京城长安的情人。不禁“身心不安”起来,于是“倚遍危楼”望眼欲穿也“望不见长安帝京”。一个“望”字包含了多么丰富的感情。由“望不见而生猜怨之情:莫非他太“薄情”,多半已恋上“金屋银屏”;莫非我志不诚,“空说下碜磕磕海誓山盟”。既怨情人又责备自己,那种压抑苦闷,无可奈何的心情多么灼人。不过这也是必然的,作者的把握是准确的。关河辽远,岁月如飞,从三年到五载,音信杳无,怎么能不叫她痛苦万分呢?她的痛苦只能用这种微弱的呻吟来抒发,而不能用窦娥那种咒天骂地的呼喊来表达。【尚京马】转而写静。这静是强烈呻吟之后的寂寞、冷清。静到“觑不得雁行弦断卧瑶筝,凤嘴声残冷玉笙,兽面香消闲翠鼎”。作者用主人公怕听管弦来衬托主人公内心的极度痛苦,给人以压抑之感,悲凉凄苦之气氛十分浓烈。不但怕听管弦,连人也怕见。“门半掩悄悄冥冥,断肠人和泪梦初醒。”只能在这死一般寂静凄冷的环境里揪心撕肺,痛苦煎熬。巨大的心灵痛苦必然带来巨大的肉体折磨。【梧叶儿】一曲是长期心灵折磨必然结果。“火燎也似身躯热,锥剜也似额角疼,即渐里瘦了身形。”这就是封建社会底层一个妓女的真诚的爱所带来的苦果。由于社会地位悬殊,韩玉箫当然不能与崔莺莺这样的封建社会上层女子相比,也许这正是作者于不经意之中反映出的封建社会生活的真实情景。四支曲子看来简短,但却凝练了玉箫三年五载的苦盼和梦幻,反映了玉箫从精神到肉体所受的折磨,从春梦惊觉、遥望长安到怕听人语、睡卧不宁,感情摇曳,曲折有致,为后文写念极而死和再世姻缘作了铺垫。

强烈的思念必然产生深情的回忆。侍女梅香的一句话撞开了玉箫感情的闸门,【醋葫芦】、【金菊香】、【浪里来】、【后庭花】四支曲子“如天吴跨神鳌,譔沫于大洋,波涛汹涌,截断众流之势”(明·朱权《太和正音谱》),极写了玉箫对韦皋的深情回忆,表现了他们之间那深挚笃爱的感情,为后文写死而不渝、再世之恋张本。就全折来说,情节似乎由写实转入回忆,由沉闷苦痛转入忆旧欢愉,但这只是表面现象。实际上,通过回忆更加增强了主人公内心要求与严酷现实之间的反差,更加加深了主人公内心的痛苦,从而将主人公一步步逼向绝路。这四支曲子从韦皋的风流蕴藉写到韦皋的“锦心绣腹”、多才多艺;然后再从韦皋对她的体贴温存、痴情相待写到韦皋为她梳妆打扮、恩恩爱爱。毫无掩饰,情挚词切,将昔日与韦皋的蜜意柔情、恩恩爱爱一一淋漓尽致于纸上。也许作者另有用意,但我们不能不被玉箫女这种大胆炽热的歌颂男女欢爱的行为所感动,不能不从中看出玉箫女对真挚爱情的向往和对真正幸福生活的渴望。在旧中国封建社会这种连“男女授受”都认为是禁忌的泯灭人性的社会氛围里,玉箫女的行为就显得极其难能可贵了。

回忆不但不能给人安慰,反而益发加重了思念。玉箫回忆她与韦皋的深情厚谊,越发反衬出眼前的孤独与痛苦,更使得“玉肌骨减了九停”,“骨岩岩瘦不胜”。于是她自画像,自作词,希望请人代她去京城寻访韦皋。【金菊香】、【柳叶儿】、【浪里来】、【高过随调煞】四支曲子表现了她无望中的挣扎和一个妓女希望“从良”的强烈愿望。【金菊香】是玉箫自画像时的心理活动。“骨岩岩瘦不胜,闷恹恹扮不成”。由于极度相思,心情沉重,把一个月容花貌、聪明伶俐的韩玉箫折磨得“腮斗上泪痕粉渍定,没颜色鬓乱钗横”,“眼皮眉黛不分明”。这怎么能与她以前的画像相媲美?她顾像自伤,万分悲痛。于是又作了首《长相思》以寄托情思,弥补这早年画像的不足——不能表现近日容颜及其相思之苦。《长相思》里一方面表达了切切相思情,一方面隐含着来世姻缘,为后两折戏的情节作了铺垫。【柳叶儿】是写过《长相思》词之后的一段抒情。玉箫画完像,作了词,览镜长叹,数年的相思苦折磨得她憔悴不堪,如今连镜子也不敢去照,“自觑了自害心疼”。虽然如此,却还要拖着虚弱的身子“将一片志诚心写入了冰绡筝”,“寄与多情,道是人憔悴不似丹青”。多么善良而赤诚的一片心啊!【浪里来】是玉箫心事的直接剖白,也是玉箫反抗性的直接体现——谴责韦皋背信弃义,不信守诺言,叹息她自己以前曾像汉代司马相如敬重卓文君那样敬重韦皋,可如今自己的下场比卓文君还要糟糕。这就是封建社会底层一个弱女子在不能爱乃至不能生存时的最强烈反抗了。简直是痛苦的呻吟!【高过随调煞】是地道的挽歌,写得悲惨凄凉。一个弱女子,仅仅因为对情人的赤诚与热爱,便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透过这个悲惨的挽歌,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个在封建社会底层挣扎着想求得一点儿做人资格的妓女的形象。这四支曲子是全折戏的高潮。回忆使得玉箫的内心世界与现实的矛盾更加激化起来。现实是冷酷的,内心的思念却与日俱增。随着思念的愈来愈强,心灵的痛苦也愈来愈加严重。这对于不进茶饭的玉箫来说,怎么能撑得住呢?所以,韩玉箫就是在这种内心与现实的强烈碰撞中死亡的。与其说她是因思念成疾而死的,毋宁说她是被痛苦的思念撕碎的,毋宁说她是带着对爱情的巨大遗憾而被封建社会夺去了生命。只有这样,她的阴魂才不会散去,她的心灵才永远活着,去追求理想,才能靠来世降生以求得两世姻缘。

其次是它强烈的抒情色彩,和鲜明深刻的抒情主人公形象。韩玉箫善良忠诚,对爱情执着专一,是封建文士心目中理想的妓女形象。第二折里集中写了她对情人的一片赤诚与思念。但是作者却没有单纯的去写思念,只是把“思念”作为贯穿第二折的一个线索,于主人公的痛苦思念当中显示出她迂曲隐微的性灵,抒情色彩十分强烈。剧中既有她扶病盹睡时的半衾幽梦,又有她惊梦后的柔肠寸断;既有她倚遍危楼时的长吁短叹,又有她望断天涯后的猜怨自责;既有怕弄筝笙时的冷清凄苦,又有痛苦难耐中的扭曲呻吟;既有沉浸在回忆中的热烈欢娱,又有回到现实时的压抑苦闷。一会儿顾像自伤,一会儿对镜长叹,一会儿沉浸在往日的恩恩爱爱中,一会儿返回到现实的凄凄惨惨里,一会儿又陷入未来的迷迷茫茫中。真是一任感情流泻,但却不是狂涛怒吼式,而是痛苦呻吟式。读者感受得到那种强大的压抑之下,发自底层的挣扎、痛苦、呻吟与呐喊。作为一个妓女,韩玉箫对韦皋的痛苦思念更表现了她希望像常人一样过上真正爱情生活的强烈愿望。在【浪里来】、【后庭花】两支曲子中,她大胆直率地歌颂爱情,赞美封建社会视为豺虎的男女欢爱,说别人不敢说的话,这一点实在难能可贵。

再次是它华丽优美的文采和清新隽永的语言。显然,乔吉受宋代婉约派词和前期文采派杂剧的影响较大。读【商调集贤宾】、【逍遥乐】、【尚京马】三支曲子仿佛在读柳永、李清照的词,婉约清丽,情意缠绵,意境深邃。

图片 3

图片为原作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