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资料图:美军装备的捕食者无人机

摘要:
在阿富汗作战的MQ-9“死神”无人机  进入21世纪后,无人机逐渐成为美军的“新宠”,其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的优异表现,促使各国纷纷展开自己的无人机研发计划。然而,就在无人机风光无限的背后,也潜藏着一些严重的隐患。近日就有一架美军无人机在阿富汗北部山区执行美军证实曾击落失控飞向中国的“死神”无人机
在阿富汗作战的MQ-9“死神”无人机  进入21世纪后,无人机逐渐成为美军的“新宠”,其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的优异表现,促使各国纷纷展开自己的无人机研发计划。然而,就在无人机风光无限的背后,也潜藏着一些严重的隐患。近日就有一架美军无人机在阿富汗北部山区执行任务时失去控制,美军无奈之下派战斗机将其击落,以防止其飞入塔吉克斯坦或是中国领空。
险些坠入中国境内
美国产业安全学会下属《安全管理》杂志网站和美国“战略网”9月16日披露,美军一架MQ-9“收割者”无人机9月13日在阿富汗执行战斗任务时失控。在操作员试图恢复控制的努力失败后,美国空军派出F-15E“鹰”式战斗机紧急起飞展开追击。所幸的是,MQ-9“收割者”(又译“死神”)无人机航速较慢,因此很快被F-15E战斗机追上,并被后者发射的一枚“响尾蛇”空对空导弹击中,随后在山上撞毁。
美国空军的一份声明指出,这起事故没有造成平民伤亡,也没有民用设施被损毁。美军对这架无人机突然失控也是莫名其妙。美军发言人哈特尼特对《安全管理》杂志说:“我们也不知道这起飞行事故的原因。”他指出,随后的调查可能找出原因。哈特尼特强调,美国空军从未经历过类似的情况,这也是MQ-9“收割者”无人机首次因失控坠毁。美军之所以派出F-15战斗机将失控无人机击落,是担心它飞出阿富汗领空,进入塔吉克斯坦或是中国境内,由此引发外交争端,甚至导致无人机技术泄露。早在2008年就有媒体披露,美军曾一度派MQ-1“捕食者”无人机到中阿边境地区执行侦察任务,其中一架意外坠毁,坠机地点距离中国边境只有20多公里。当时就有知情者表示:“稍有闪失,就掉到中国那边去了,那麻烦就大了。”
事故频繁令美军头痛无人机已经成为美军在阿富汗战场打击武装分子的有力武器。其中“捕食者”的飞行高度可达25000英尺,速度可达到每小时135英里,能够携带两枚激光制导“地狱火”导弹。而“收割者”的升限和速度都达到了“捕食者”的两倍,载弹量也更大,装备8个武器挂架,能够携带两枚500磅重的GBU-12激光制导炸弹;它的续航能力更达到3600英里,将近“捕食者”的九倍。“收割者”无人机小队通常由4架装备先进传感器的无人机组成,被美国空军称为“高效的猎手”。但是,随着美军装备无人机的数量不断增多,引发的事故和带来的问题也越来越多,令美军头痛不已。无人机的操作模式与有人驾驶的战斗机天差地别,虽然很多无人机被直接部署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前线机场,直接对武装分子进行侦察和打击,但是操控人员往往是在距离战场万里之遥的美国本土空军基地对其遥控指挥。由于采用远程遥控,操控人员根本无法应对无人机空中失控这类突发事件。因此只能采取“极端手段”,忍痛将其击落,防止产生伤及平民或者误闯他国领空的严重后果。

摘要: 一架“影子”战术无人机从发射架上弹出,去执行又一次巴格达上空的任务
图片来源:中国网
美国空军领导的联美军为伊阿战场所使用无人机装备作战武器一架“影子”战术无人机从发射架上弹出,去执行又一次巴格达上空的任务
图片来源:中国网
美国空军领导的联合空中和空间作战中心正在发展一个对反美武装作战的“飞行员视角”。在波斯湾地区某处,美国中央司令部的联合空中和空间作战中心(CAOC)内部,大量的纯平显示器显示出一幅图像,这是由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上空执行巡逻任务的无人侦察机向地面发送回的视频画面。
空军人员在这里密切关注着在敌人炮火之下的美军和盟军部队的动向。这些图像显示美军部队正在短暂的与敌人进行接触
实际上这就是“在接触的部队”(TIC)。在这一天,美国空军中央司令部中东地区联合空军部队指挥官盖瑞·勒斯中将非常忙碌。勒斯面对播放着动态视频的显示器注解到:“地面指挥官报告,他们的部队正在与敌人进行接触之中。我们现在需要对他们提供空中支援。”
这是联合空中和空间作战中心内部一个常见的情景。中央空军司令部的CAOC坐落于一栋不起眼的暗褐色建筑内。为了安全和保密,这个隐蔽的场所位于中东一个偏僻的基地内。在这里,数十名分析人员正在注视着美国和北约提供的实时情报,试图拼凑出战场的真实画面,以准确的了解在那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联合空中和空间作战中心有许多任务,而这件事是其中最重要的。当在伊拉克的部队发现自己遭遇袭击时,将会发现空中支援会在平均10分钟之内到达。在阿富汗,空中支援的平均时间是12分钟。而在去年同一时期,这一时间分别为15和20分钟。
在CAOC内部宽敞和昏暗的大厅内,拥有一台大型的计算机终端器,显示着空军空中打击的坐标和汇集的情报信息。一名分析人员常常需要花费6至12小时来监视无人侦察机实时传回的信息或从其他情报、监视和侦察设备传回的数据,然后研判照片,找出目标,并把目标向联合空中和空间作战中心汇报。经过大量的汇总和分析,战场实时信息将被源源不断的提供给地面作战部队。
中央空军司令部的联合空中和空间作战中心需要负责大约4000多英里的范围内的作战任务。大约位于阿拉斯加安克雷奇与佛罗里达州基韦斯特之间。在这里,空军正在努力发展一个对反美武装作战的“飞行员视角”。这个视角是基于精确打击和情报收集,这两者在很大程度上都依靠无人驾驶飞行器。
掠夺者、全球鹰、收割机以及其它无人侦察机不断通过卫星通信链向CAOC传递流畅的全动态视频。联合空中和空间作战中心的工作人员称其为战场上空“持续的凝视”。
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参与袭击的武装分子被美军称为“将炸弹放在了头上”。目前,空军的一个主要焦点和基本任务是,为“掠夺者”和“收割者”无人驾驶飞机装备作战武器。
联合空中和空间作战中心军事作战指挥官沃尔特?曼威尔中校说:“我们正在与反美武装的战争中寻找个人和小团体。为了做到这些,我们必须找到他们,并且确认他们是谁,我们认为他们是谁”。
联合空中和空间作战中心努力的规划其作战任务,计算炸弹爆炸范围和空军战斗机到达攻击区域的距离。为了做到这些,他们使用了详细的地图和影像资料,计算战斗可能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在这里,分析师使用三维眼睛分析着地图的地形,以帮助他们计算棕榈树和住宅的准确高度,确定潜在的附带威胁和损失。
加快的任务
空军人员正在不断的寻找更加精确的作战方式。在伊拉克,武装分子发射迫击炮后迅速的乘坐汽车,以每小时50到70英里的速度逃走,所以在炸弹爆炸后美军将会失去武装分子的踪迹。
勒斯中将说:“我们决定,我们必须拥有一种武器,能够攻击正在快速移动的目标。我们已经厌倦了不能及时落下的武器。”在短短的8个月内,空军研制了一种新型炸弹,通过激光和卫星制导的“联合直接攻击武器”(JDAM),并将其投入了伊拉克战场。
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最近的一些进展显然只具有较低的技术含量。例如,最近空军投入使用了重500磅(227千克)的灵巧炸弹和仅重190磅的炸药。美国空军还开始大量投入使用能够穿透混泥土建筑的炸弹,其只会在爆炸区域残留不到30磅的爆炸物。这些一系列的航空炸弹减少了大约三分之一的爆炸碎片,减少了爆炸地点周围平民的受伤几率。
空军还同时利用较长的炸弹引线,因为延缓爆炸几毫秒的时间,便意味着炸弹能够借助其缓冲力量,穿透更深的建筑。
美国空军第609空中和空间作战中心指挥官加里·克劳德上校说:“我们知道每一件武器的杀伤范围有多大。如果我们在天空中对地面或者10英尺的地下的目标进行攻击,我们会知道爆炸碎片将会波及多大的范围。”
克劳德表示,今年春天,空中和空间作战中心视察了使用延迟引线改进后的炸弹,当炸弹落在一个双车道公路的中间爆炸之后,却没有任何房屋损坏。这类没有附带损害威胁的武器,使指挥官有了更多的选择。
克劳德表示,在战争早期过程中的一个创新来自于一名空军中士,他在“捕食者”无人侦察机的机身上用螺丝钉拧上了一块木头,然后用金属丝包裹着它,使其成为一个天线,这样他驾驶的AC-130武装直升机就能够接收到来自“捕食者”无人机的视频图像。所以,他的武装直升机显示器便能够让他清楚的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以及这里有些什么人物。
勒斯补充说:“绝对最坏的事情,是炸弹爆炸后伤害到非战斗人员,盟友,或者美军自身。”
勒斯指出,在2006年的伊拉克,对基地组织领导人扎卡维的空袭就是一个完美的例子,是CAOC军事作战和情报侦察的结合。追踪扎卡维足迹的军事行动持续了1个月,艰辛的情报搜集以及来自扎卡维组织内部成员的消息,最终确切的认为他正藏在椰枣林的一栋建筑物中。在经过了周密计划之后,两架F-16战斗机向这个秘密据点投掷了两枚500磅的精确制导炸弹,并最终将其炸死。
 “这就是A-10” 空中战争的期望与出现的问题最近在CAOC显示了出来。
在一段情报视频录像的播放过程中,情报人员正在沉默的观察着画面——1辆在伊拉克行驶的平板卡车正在运送乘客。
这些人是谁?他们最终的判断是巴格达城外的武装分子。他们得出这一结论,部分原因是因为一架无人侦察机已经发现了在卡车上有重型机枪发出的红外线散热痕迹,这暗示它最近曾经射击过。
这辆卡车停了下来。在不远处,几个当地人缓慢走过该区域。克劳德指着屏幕上的卡车说:“在这里,有3个人正在射击美国人。”随后他指着屏幕上的当地人说:“但是在这里,有无辜的平民。现在的问题是,你应该如何战斗,何时战斗,以及在什么情况下战斗。”
在这个事例中,问题得到了解决。因为这些当地人迅速离开了,并且进入了一个安全的距离。这些武装分子聚集在卡车外,并且前往附近的一片树林中。
克劳德说:“在那里,他们能够在高处射击美国人。”在一个短暂的间歇之后,画面上出现了一团明亮的火球,他说,“那是A-10攻击机发射的导弹”。
强大的对地攻击战斗机在屏幕上是无处可见,但是其效果是显而易见的。武装分子在一阵爆炸的强光之后便连同他们的卡车瞬间消失了。
勒斯补充说:“如今我们的关注重点是识别和破坏恐怖分子的网络。在CACO,空军的能力正在不断提高。”为了解释这些,勒斯还用篮球运动做了比喻。“有时候我们会采用联防战术,有时我们会采用盯人战术。而后一种方法对我们特别有帮助。当美国空军确切的知道恐怖分子的踪迹后,这些进行单独作战的武装分子便会暴露他们老巢的地点,而这个网络便就会被摧毁。”
美国空军正在越来越频繁的使用MQ-9“收割者”无人机,因为它能有效的配合美军对武装分子的作战。这使美军部队大量的增援将会减少,并且地面部队可以开始回家。“收割者”无人机在阿富汗仅仅飞行了一年,而今年7月份在伊拉克才投入使用。
MQ-1“捕食者”无人机的飞行高度可以达到约二万五千英尺,其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135英里,能够携带两枚激光制导“地狱火”导弹。而MQ-9“收割者”无人机具有MQ-1“捕食者”无人机的两倍升限,同时其飞行速度可以达到捕食者的两倍。它的载弹量也更大,装备8个武器挂架,能够携带两枚500磅重的GBU-12激光制导炸弹。此外,MQ-9“收割者”的航程达到了3600英里,是MQ-1“捕食者”450英里航程的九倍。
勒斯表示,我们将不会采购更多的“捕食者”或者“掠夺者”无人机,因为这两种型号的无人机太小了,它们的航程非常有限,并且它们唯一的武器便是“地狱火”导弹。
无人侦察机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需求量非常大,它们能够执行有效的侦察和攻击任务。并且其能够在空中滞留几个小时的时间,以追踪武装分子的踪迹。
美国空军在短短的一年多来,已经增加了一倍以上的ISR平台在中央司令部战区内执行作战任务。勒斯指着监视器说:“这是我们的一些无人侦察机,它们使我们能够不断地对我们感兴趣的区域实施侦察,在未来的作战中无人机将发挥重要的情报和监视作用,我们的情报方式将使我们能够做到这些。”
勒斯表示,在一年多前,美国中央空军司令部曾经质疑,使用相同数量的飞机增加情报收集任务是否可行。此后,CAOC在无人机上增加了一倍的全动态视频摄像头。
克劳德对记者说:“如果我拿出一盘电影带给你,你会知道是什么吗?但是如果我播放了电影给你看,你便知道了。这就是一个很大的差别。”
其它的平台也同样的发挥了作用。例如U-2高空侦察机,美国空军已为其增加了2个(有时3个)数据收集吊舱。克劳德说:“它们能够接收到所有的信号,包括敌人在其电台中的通话内容。”
他接着说:“如果你正在道路上护送一支车队,并且塔利班武装正在电台里通话,这些通话信息便将被U-2侦察机传回美国,在那里我们有听译专家随时解读这些信息。”
这些解读后的信息随后会通过卫星传回U-2侦察机,然后通过其传送到地面的护送车队。这些信息有时可能会包含地理定位信号,使其比较容易的被飞机找到,并且能够攻击敌人的阵地。
克劳德说:“这种方式以捕获信息为重点,美军在任何时候都需要它。”
美国空军正在成倍的增加“掠夺者”无人侦察机每天在空中执行巡逻任务的飞行时间,以满足不断扩大的需求。尽管如此,培养足够的合格无人机驾驶人员是一项持续的挑战。空军第451远征群指挥官特纳上校说:“目前美国空军每年培养的无人机操作人员完全无法满足战场的需要,这使他们完全得不到足够的休息时间。我的飞行员每天工作达到12小时,而且这已经持续了120天之久。”
目前,美国空军招募的“掠夺者”和“收割机”无人机驾驶人员,都是进行一项为期三年的轮换部署任务。
他说:“现在的问题是,这些无人机操作人员只能部署三年,但同时指挥官又试图增加其操作能力。三年之后当他们熟练地掌握了无人机作战,他们却又不得不离开,返回正常的武器系统。所以每隔三年,我们都将流失一大批人才。”
特纳表示,对于一些飞行员来说,这是可能的。他们可能没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想回到自己的F-16战斗机上。飞行员的期望是其能够从无人机驾驶岗位回到驾驶以前的飞机。对于领导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和挑战。
特纳说,这些飞行员是战胜反美武装分子必不可少的部分,因为“捕食者”和“收割机”能够成为一个真实的不对称武器,它们是敌人不能战胜的。这些武装分子将会在未来的每天都面对失败的事实。
  观看武装冲突
在作战中心对地面上大约50支部队进行情报分析的同时,一名军事法律专家也会参与。如果出现攻击合法性的问题,特别是当它可能波及平民时,律师将会解释和说明武装冲突法律,禁止蓄意攻击非战斗人员的国际条约,并且将会要求军队尽量减少平民的危险。
CACO联合咨询组(JAG)指挥官比尔·卡兰萨上校说:“当美军在地面上遭受袭击时,这些部队总是担心敌人会对他们发起再次攻击。我的任务就是给他们选择。”
CACO军事作战指挥官沃尔特?曼威尔中校曼威尔说:“在与反美武装的较量中,平民和武装分子的界限十分模糊,武装分子和平民时常混杂在一起。因此,交战的规章问题大量存在。有人会咨询法律问题,以给予指挥官检查他们作战选择的有益帮助。”
CAOC一个鲜为人知的任务是跟踪和识别每一架飞往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飞机,其中包括航线上的商业飞机。
克劳德说:“如果他们不能发出正确的代码,我们便不知道他们是谁。因此我们将拦截他们。”
这一点在阿富汗特别重要,因为阿富汗将商业飞机过境其领空的权利作为其国家最大的合法收入来源。(最大的来源是非法贩卖鸦片)
在伊拉克,美军作战中心最关注的是防止再次发生911式的飞机恐怖袭击。美国担心恐怖分子将会驾驶飞机撞击在巴格达的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摧毁整个“绿区”,或者撞击一个重要的清真寺。克劳德说:“我们将会非常仔细的监视伊拉克空域”。
克劳德指出,美国空军战斗机和轰炸机百分之九十的飞行任务都不会投掷炸弹,而是以其它的方式对付敌人。美军作战飞机能够提供空中监视,他们能将实时数据传输给美军地面部队指挥员,使他们能够知道在其周围发生了什么。
一段时间以来,每一架作战飞机都在全动态视频瞄准吊舱上装有一个先进的下行数据链,以接收地面和空中的数据。今年夏天以来,这种吊舱和下行数据链被安装在了战区的每一架作战飞机上。
勒斯说:“我总是苦恼这个系统,我们今天无事可做,因为我们一个月前就已经完成了任务。当然,我们每天都在改变着一些事情。”
当然,这个系统会有一些失误的情况。但是正如克劳德所说:“这项任务是非常复杂和与众不同的,完全区别于空军以前的任务。

  本报(微博)特约记者   司  古

  美国“福克斯新闻网”7日披露,美国无人机最重要的指挥中心、克里奇空军基地的电脑感染了一种名为“键盘”的计算机病毒。这种计算机病毒能自动追踪并记录无人机飞行员在键盘上输入的所有操作命令,这些机密内容一旦外泄,将为恐怖组织控制美军无人机提供极好机会。

  报道称,基地的网络安全系统最早在两周前发现这种病毒并立即报警。据称在无人机控制室内,当飞行员们遥控远在万里之外的阿富汗或其他战区执行军事任务的“捕食者”和“死神”无人机时,这种病毒能悄悄记录下他们每次敲击的键盘按键。由于美国这些无人机几乎完全是通过远程遥控,如果恐怖组织入侵无人机数据网络,通过这些信息就可能与美军争夺无人机控制权。现在美军尚未确认病毒是否造成数据丢失或将重要信息传送到外界,但这种病毒十分顽固,很难从系统内部清除。一名知情者无奈地说:“我们在一刻不停地删除它们,而它们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回来。”

  现在尚无证据表明这种病毒是被蓄意植入系统还是偶然感染。美国正越来越依赖无人机执行监视和空袭任务。美国空军目前在阿富汗和伊拉克部署有150架MQ-1“捕食者”无人机和50架MQ-9“死神”无人机。9月30日美军还用无人机直接执行了CIA指挥的针对恐怖分子奥拉基的袭击行动。

  美空军和“捕食者”与“死神”无人机的制造商———通用原子航空系统公司对这一事件缄口不言。事实上,这并不是美国无人机首次遭遇病毒。2009年,美军就曾在伊拉克反美武装分子的笔记本电脑上发现过无人机拍摄的视频片断。反美武装分子仅用花26美元买来的入侵软件,就从无人机系统偷到这些视频资料。2008年末,一种网络蠕虫病毒也曾入侵军用网络,美军为此专门发动代号“扬基霰弹”的行动来清除病毒。美国国防先进研究计划局前科学家哥什表示,“必须设法确认,这次感染是原发性感染,还是上次‘扬基霰弹’行动的残余病毒发作。”

  有空军高级官员表示,此前媒体对无人机系统染毒的报道过于夸大,“无人机并不会因为病毒变得愚蠢,病毒也没有对作战产生任何不利影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