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目前写了四个小故事,看了头两个,欲罢不能?>醯煤苡兄置焯娇履稀⒔鹛镆皇录镜母芯酢U焯叫∷岛苣研矗埠苄≈冢闯杉ㄆ说暮懿?
/>

图片 1

一本昨天一口气看到三点、今天一口气写到三点的书。

这是一部有关生死的推理悬疑系列小说。
有那么一些人,漠视生命尊严,肆意掠夺他人的生命!
他们杀人,自以为有充足的理由——
因爱杀,因恨杀,因利杀,因色杀,因一个不小心,杀!杀!杀!

作者清凉

考研之前就在京东或者当当上面关注收藏了很多书籍,历史类的居多,当代史和制度史的居多,《猎豹》是唯一一本虚构类,却也是唯一一本考完就买了的。

白天杀,黑夜杀,空手杀,白刃杀,手持枪械还是,杀!杀!杀!

东野圭吾,这位工科毕业的日本推理界的作家,我从《白夜行》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了他,曾经在《嫌疑犯X的献身》里面被石神的“爱情”所惊艳,感慨这世界竟然也存在如此不可思议的谋杀方式,可以说是东野留给人类对爱无尽想象的空间——“逻辑的尽头不是理想国,而是我用生命奉献的爱情”。

以前的习惯,先从出版社说起。

他们绝顶聪明,机关算尽,唯一没有算到的是——

用一天半的时间我看完了他的另一本小说《恶意》,再一次被震撼到,一直以为侦探小说找到凶手故事也就结束了,但在东野圭吾的世界却不是,他最厉害的地方也就是这里,他打破了写侦探小说的框架:找到了凶手反而变得不再重要,最重要的是杀人的动机,这对读者和作者都是一次智力的挑战,杀人动机变成了案子的主角。

我对湖南文艺出版社的印象还是蛮差的,它排名不分先后的出版了张嘉佳、卢思浩、沈煜伦、马克李维,这一系列的系列号称温暖人心的我非常讨厌的小故事,而这恰恰又是它成名的地方。因为对它品味的大致印象,对这本书并没抱有很高的期望,而买它的原因却是我对北欧文学——起码是能引入国内的北欧文学——的足够信心。

不该离霍莘靠得太近!

《恶意》这本小说讲述的是一个作家在家中被人杀死,之后警方很快找了凶手,但就是无法得知凶手为什么要杀死被害者,动机究竟为何?小说在结尾给出了答案:凶手和死者是同学又是同事的关系,死者也是凶手的贵人,困难的时候死者还帮过凶手,于是问题就出来了,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贵人呢?原来凶手是因为对方人格的善良才杀死对方的,这虽然听起来令人费解,其本质上是在说两个人的世界观不同,从而产生的悲剧。

这五十万字的前四分之三平平如也,继续读下去的动力竟然是想读完可以更好的吐槽——说我舍不得白花这三四十块钱倒也没错——当然了,最后四分之一真的确实精彩,连续反转,出人意料,对得起这么出众的评价。

在起点刷书,无意中看到这本书。一本侦探小说,居然被分到了灵异类小说中。目前写了四个小故事,看了头两个,欲罢不能啊。觉得很有种名侦探柯南、金田一事件簿的感觉。侦探小说很难写,也很小众,看成绩扑的很惨,有喜欢的建议去支持一下。阅读地址:

恶人的世界观和善人的世界观发生了冲突,恶人的心理活动是:

这本书写于09年,16年才在国内翻译发行,但挪威毕竟是个小国家,即使被称作欧洲犯罪天王,在国内还是这么小众。就像曾经对我文风影响巨大的那本《我是个年轻人,我心情不太好》,作者同样是挪威人,大概是隔了15年才引进国内。

“我做了那么多的坏事你为什么还是帮我呢,恨你的善良,恨你的幸福,所以我要杀了你。”

以前的侦探小说都是同一个主角写许多小故事集结成一本书,比如福尔摩斯;现在的作家都喜欢把同一个主角写许多本书集结成一个系列,比如布洛克劳伦斯的马修系列和雷蒙德钱德勒的马洛系列,以及《猎豹》主人公哈利系列。

因为这个原因凶手才会生出一股恶意,不是人性的问题可以做简单解释的,除了人性,这还和个人的生长环境、人生阅历、世界观有很大关系。

要用一个案子撑起整本书是绝对不够的,那就要加一点人物的形象和男女主角之间一些有的没的,美名曰让人物更真实有血有肉。马修、马洛、哈利都是酒鬼,还有点吸毒的小癖好,丹布朗笔下的兰登教授每一本书都要睡一个姑娘,和邦德007简直一个德行——下辈子我也要当侦探,姑娘换着睡的那种——但看的多了,觉得主角人设都大同小异,都会有怪癖,好像正常人就破不了案,有时身边还要死掉几个亲友来说明性冷淡的原因。

犯人的作案心理确实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杀人动机也由此揭晓,面对与自己世界观完全不同的人,他开始产生了困惑、焦虑、乃至恐惧,这也说明凶手是个懦弱的人,在他的潜意识里也保留着对死者的敬畏,因为敬畏里含有喜欢的成分,而恨是可以阻止敬畏的手段。

应该出来一个人做些改变了。

东野要说明的便是有些人犯罪就是出于一股与生俱来的“恶念”,人性当中的诟病,在《嫌疑犯X的献身》中,那个叫石神的嫌疑人,也有类似的心理动机,他为了爱而去杀人,杀人的心理刚好与《恶意》相反。

我觉得相比推理的精彩程度,侦探小说最难的应该是如何迅速把读者带入情景当中,于是很多作家为了达到目的,选择插叙直接在开篇就描写犯罪场面,并且故弄玄虚。像科幻小说,需要做到的第一件事是要读者迅速接受这本书里遵循的物理规律,因为理论基础是科幻小说的基石,而这一点大刘在《三体》里面做的真的不好,光是第一本我就三次差点弃坑,于是我只看了第一本。

日本推理界近年除了东野圭吾的书,就没有太多令人惊喜的作品了,本格推理好像进入了死胡同,一些怪谈诡异的变革派大都呈现出扭曲病态的轮廓,读来也颇为烦腻,只有当我看到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嫌疑犯X的献身》的时候整个人都兴奋了,记得有次蔡康永在小S面前谈到这本小说,他的激动之情难以掩盖,推理的乐趣是在真相揭晓的那一刻,这种如发现至宝的心情也只有推理迷才能理解吧。

两三年前和朋友讨论小说的社会价值时出现了明显分歧。我坚持小说的社会价值为零,除了打发时间没有任何意义,谁也不可能因为看了某本小说而真的奋发图强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而读正儿八经的书。而小说之所以能成为一个产业、“培养”了一个又一个的郭敬明张嘉佳,那是因为世界上的闲人真的太多。就像国家为什么不严打传销组织,就是因为国家觉得能被骗进来的人的智商估计也做不了别的,乖乖在里面待着吧。

说起推理界的大师不胜枚举,只说日本就有太多太多了:梦野久作、横沟正史、江户川乱步、松本清张、岛田庄司等等,记得以前上自习的时候会欲罢不能的看下去,和作者斗志斗勇,可能就是这种乐趣才会让我成为如今的推理迷,甚至后来我也写了一部推理小说《杜鹃花杀人事件》,满足了我一下做侦探的愿望。

而我们,就乖乖的读一读小说吧。

推理小说是一种消遣文学,虽然不能进入诺贝尔文学奖的范围,但也有一些得到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在成为文学大师之前都途经推理小说之路,从而得到锤炼写作的技巧,挖掘人性更深的层面。东野圭吾在背负着前人的优秀下在推理界杀出了一条血路,他不仅代表了推理界的业界良心,同时他也是现今日本推理界的中坚力量。

朋友的观点是小说就是为了批判,曲线救国,像奥威尔的1984,或者为了输出价值观,不过他也提到过司汤达说把思想引入小说就像是在音乐厅里放枪。对错暂且搁置,先来讨论一下侦探小说的价值。

总之不可能是为了吸引年轻人投身犯罪。

有些小说在批判人性、鞭挞社会,可侦探小说呢?

现在流行把犯罪分子塑造成可怜可悲的形象,甚至让读者觉得如果是自己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东野圭吾最喜欢干这样的事;或者是把他塑造成被洗脑,比如丹布朗四部曲里的宗教狂热分子,会让我们理解了凶手是因为信仰,要骂也是去骂教义。

拒绝了以前的样板戏,好人伟光正,坏人杀千刀。

我觉得这是好现象,因为坏人就该遭恨,而亦正亦邪善恶难分的凶手那就有的反思了,环境、伦理、社会,种种现象同样可以反射现实世界。

这也就是我认为《猎豹》这本书最大遗憾的地方,后面的四分之一剧情都在反转,凶手从杀千刀的绝对坏人反转到唏嘘的可怜汉,最后又反转回那个坏人。没错,这本书的情节设定我可以给满分,但是这样一来,作为小说它仅有的社会价值直接打了五折。

再提一句这本书的叙述能力,也就是文字使用技巧。我不懂挪威语,但全书读起来有些地方不通顺有歧义,也或者是挪威语和汉语之间不能很好的互译,这实实在在就是译者水平有限了。

说到这,可能当我提到那本《我是个年轻人,我心情不太好》时,想要强调影响我文风的那个人,并不是作者阿澜卢,而是译者。

这就很尴尬了,一点都不洋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