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2月3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报道,美国国防部长盖茨、白宫发言人吉布斯等高级官员2月1日相继表态,替对台军售辩解,他们的说法中没有刺激性的话语,被英国路透社解读为“美国试图平息中国的愤怒”。然而,美国官方态度的另一面是,他们不会在对台军售问题上让步,并称中国不应该对美国的决定费解,因为美国就对台军售向中国进行过通报。甚至有媒体声称已经“给足中国面子”。

摘要:
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2月1日五角大楼召开的关于2011年国防部预算,四年度防务评估报告(QDR)以及弹道导弹防御评估报告的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问题时说,尽管由于对台军售问题,当前中美军事交流受到了一些影响,但他仍在计划今年的中国之行,并希望当前的低谷只是暂时,美防长仍计划访问中国
希望中美军事交流继续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2月1日五角大楼召开的关于2011年国防部预算,四年度防务评估报告(QDR)以及弹道导弹防御评估报告的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问题时说,尽管由于对台军售问题,当前中美军事交流受到了一些影响,但他仍在计划今年的中国之行,并希望当前的低谷只是暂时,美国希望继续加强和中国的军事交流。  1月29日,美国不顾中方多次严正交涉,正式向美国国会通报新的对台军售计划,准备向台湾出售总额近64亿美元的先进武器装备。之后,中方接连宣布4项措施,反制美国对台军售:暂停两军计划内有关互访安排;推迟中美两军部分交往项目;推迟双方拟于近期举行的中美副部长级战略安全、军控与防扩散等磋商;将对参与售台武器的美国公司实施制裁。  但盖茨表示:“我今年访华的计划仍在进行中。”
    2009年10月,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访问美国,因2008年10月美国布什政府宣布售台武器而受到严重干扰的中美两军关系得到了恢复。今年年内,双方已经安排了一系列新的交流活动,包括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访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和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实现互访、中美军舰互访等。  “就像我去年对到访的徐将军说得一样,我希望中美的军事交流不要受到起伏的政治关系的影响。我们有很多需要向对方学习的地方。我认为只有通过更多的军事交流和对彼此战略的更好理解才能加强稳定,”盖茨说,“我希望当前的低谷只是暂时的,我们能很快回到加强联系的轨道上来。”

  据6月7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报道,第9届亚洲安全大会已于6日下午结束,在此次会议的众多热点话题中,中美军方高层的激烈交锋尤其显眼。“德国之声”6日以“美中军界在亚太安全大会‘交锋’”为题报道称,盖茨批评中国因美国对台军售而中断双边军事交流的做法没有意义,要求保障在南中国海的自由进出权。盖茨高调批评中国的讲话遭到了中国人

  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表示,希望中国决定停止中美军事交流只是暂时性。他在五角大楼举行的记者会上说:“我今年访华的计划仍在进行中。希望中美的军事交流不要受起伏的政治关系的影响。”在被问及中国威胁要制裁的具体公司时,盖茨表示:“哦,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视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谈中美军事交流障碍
来源:
CCTV新闻频道

  有美国政府背景的“美国之音”2日报道说,星期二,奥巴马政府对中国的报复措施表示遗憾,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克劳利说:“我们今天所做的事情与我们在2008年做的事没有任何不同……我并不认为这种做法对中国是费解的。我们就有关情况对他们做了通报。”

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马晓天针锋相对的反驳,马晓天在当天的演讲后反驳称,中方不认为对台军售是一般的问题,而是干扰中美关系30年的严重问题。两军关系发展的最主要障碍是美国,不是中国。

  以报道华盛顿内幕新闻而著名的《尼尔森报道》2日也提到了美国向中国通报情况的事情,并说,在对台军售问题上,美国已经“给足中国面子”。

  据悉,这并非中美第一次在亚洲安全大会上交锋。2006年第四次会议上,我方代表团团长崔天凯就当场质问过时任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当时拉氏批评中国军费不透明。不过对于美国的批评,中方一般不正面回答,所以像这次的针锋相对,也属少见。

  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倪峰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美国这种表态自相矛盾,一边损害中国的核心利益,一边希望淡化处理,把影响降到最小。这说明美国对美中关系的重要性也认识得很清楚,美国做很多事都离不开中国的帮助,但同时美国又不愿尊重中国的利益。这种霸权逻辑,无论是中国政府还是老百姓都很难接受。(●本报驻美国、德国、日本特约记者 
刘勇  青木 蒋丰●陈一●本报记者  卢长银)

  盖茨挑起的争执在中美学者和媒体中蔓延。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称,盖茨访华遭拒是一个恶劣信号,这使得华盛顿必须严肃审视对当前中美关系状况的判断是否过于乐观。美国传统基金会则认为,美国应取消多年来对中方的妥协让步,让中方认识到双边关系中的利害,以提升其未来平衡合作的意愿。

  《环球时报》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社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防大学教授韩旭东对《环球时报》表示,美国急于恢复和中国军方更多接触并非像美国学者说的“对中国献殷勤”,而是不想让中国“失控”,是想让中国按照它的安全思路走。中国此次对美国的明确表态,让美国人知道什么是影响中美军事交流的障碍,这促使美国明确知道他们要解决什么问题,也有利于我们主动思考并提出如何恢复中美军事交流的具体措施。(本报驻新加坡特约记者
林晓初本报特约记者 甄 翔 本报记者 杨婷婷)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